云陌凪

一个不合格的雀吹的自娱自乐
雀雀就是那么棒!

②对新晋勇者最重要的事是找到一位好老师

  上集方交代完勇士沢田纲吉出征始末

  现我们聊聊沢田纲吉这人。

  沢田纲吉何许人也?相传他体内封印上古车神之力,爆发之时世界无一敌手。

  纲吉:我读书少你别骗我,上古有车吗哪来的车神。我这么厉害我怎么不上天?

  奈奈:纲君想要去度假村玩吗?妈妈也很久没去了呢。

  纲吉:不,没有,我不想去。真的,妈妈。

  而这只是他四岁之前的传言。现在的沢田纲吉也只是个非常普通的各方面能力低于平均值的14岁少年而已,人送外号“废柴纲”。

  在他得知自己要去参加比赛的那晚,沉思的勇者趴在桌上,哭嚎着自己的无力。

  渐渐,声小,当勇者怀着悲愤的心情即将陷入梦境之时,没有关紧的窗户“嘣”地一声大开,狂风灌入室内,吹散了一地的摆饰品。强光瞬间点燃一片天空,穿着天使装的小婴儿缓缓睁开了他的豆豆眼,“你……”

  入眼是满地的闪亮的光芒,入耳则是沢田纲吉破喉咙地大叫“啊!玻璃碎了!有鬼啊!”

  下方翘首旁观的家光瞧着异样,也拿着喇叭喊着问情况。

  那刻,化成光圈被顶在reborn头上的列恩化成一把枪。

  Reborn:不行,不能崩了他们俩。

  一番兵荒马乱的折腾后,沢田纲吉正式与他的教师reborn相识。

  纵观起点废柴流小说或热血漫,主角开始有所成就,总离不开有一位好老师,这些老师或温柔或冷漠,但总是对学生尽心尽力谆谆教导。

  但是reborn他不是啊!

  说配养赛车手但为什么要和熊真人搏斗啊!

  做错了就打人,能不能不要打脑袋和脸啊!

  越打越笨怎么办啊!

  内心满是槽点的纲吉在地上装死。

  斯巴达式教育什么最讨厌了!

        ——ted——
放飞自我的ooc的样子
日常短小

彭格列车队


假期玩飞车玩疯掉了
虽然以q飞为背景,但设定只有一个联盟,多个地区,和PM有些像,但是道馆挑战赛什么的是没有的。
全员ooc预警,cp暂定白正,骸云,XS
短小君,预计正文十多章完结
要相信这只咸鱼更新速度比蜗牛还慢。
日常乱打tag orz

现在,欢迎来到飞车的世界

这是个神奇的国度,每日上千起追尾事件,万起碰撞事故中至今无一人伤亡。

这是个热情的国度,每日赛场上飞驰的跑车同着人们的欢呼迎接第一缕晨光,又在人们的陪伴下送去最后一丝月光。

这是个幻想的国度,每日,度假村中,千奇百怪的翅膀载着儿童触碰白云,同飞禽嬉戏。

今日,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位勇者终于来到了魔王的城堡……
咳,不好意思,念错台词了。

——————

(一)勇者的初衷真的不重要,反正都决定是你了

在不那么久的过去,一位叫做Giotto的少年建立了一个车队,并一举上位,打破诸多记录,称霸联盟三年,获得车神之称。

“Gio,能讲一下你们队名到底是什么吗?”与Gio交好的记者朋友在颁奖典礼上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不是他好奇,但是Gio车队的名字一度一天十变,更名次数破万,为联盟提供了一笔巨额资金,传言内部成员至今未统一意见。

“蛤蜊。”青年笑着回答,嘴角的一抹笑意格外真诚,“我们的目标是……”在左后方的G一个箭步上前将Giotto往后一拉,配合默契的朝利顶替Gio的位置,面不改色,“彭格列,我们的队名是彭格列,刚刚Gio太激动我们终于有队名所以念错了。”

“刚刚Gio有提到目标,你们的目标是什么呢?”

“冠军,我们的目标一直是冠军。”

“今年已经是你们第三年夺冠了,有什么感想吗?”

“我们很荣幸,”朝利停顿一下,“但我们还会继续努力的。”

前方的访问还在继续,后方的蓝宝,纳克尔,戴蒙,阿诺德小退几步。

“Gio还想着推销蛤蜊吗?奖金丰厚得卖了十个他都达不到啊。”蓝宝先吐槽。

“卖给地下黑市可获十倍奖金。”阿诺德就已知情报下结论。

纳克尔双手合十“终究地宣扬主的荣光才是参加比赛的目的啊!”

戴蒙表示他要回家陪女友才不要和这群单身汪浪费时间。

“他们在内乱吗?”注意到后方骚动的记者问到。

“不,这是我们平时内部表达友好的方式。”朝利微微一笑,将群殴戴蒙一事大化小,小化无。

而在不那么久的未来,戴蒙拐走了Gio跑到了地下黑市,并留下便签“金杯换人”。

介于彭格列创始人这五年来纷纷退出职业圈,有了自己的事业,这救人的任务便落到了Gio的小小表弟沢田纲吉身上。

咦,你问几位长辈和其他两位堂弟为什么不去救人?

沢田奈奈:啊,纲君也到了参赛年龄呢,妈妈一定会做好后勤工作的!

沢田家光:我的儿子一定能做好的!

Sivnora:哼,那个垃圾不会有事。

Xanxus:渣滓,来战!

就这样,拯救Gio的勇士沢田纲吉毅然踏上了路程。

沢田纲吉:不,我不是,我没有。

———ted———

无言

(一)

十年火箭炮就是个bug
24岁的沢田躺在天台上想着

与白兰的战争方结束,还有着一堆的烂摊子。
重建的工作压得每个人喘不过气来。
能在十年前的五分钟小憩,也是种幸运吧。

他乱糟糟地想着,
这个时候的自己大概在为reborn的消失而着急吧,这之后就是按照计划跑到十年后了。
准确地说,是九年又十个月

他闭着眼,门开了,凛冽的攻击带动呼呼的风声

前辈,沢田在心中念叨着,将来者压制在怀间。
睁眼,漾着暖意的棕色瞳孔里倒映着少年的脸。

充满怒气又跃跃欲试的。

(二)

26岁的云雀入门时,见到的,便是14岁的小动物愣神的表情。

然后看着他开始拉扯着头发做出呐喊的姿态,看到屋内的他时,由于过分惊恐带动身后的椅子倒在地上。

“啧”云雀眯着眼,关上门,把倒地的沢田提起。
这种弱小的姿态,真是久违了。

“那个……你……前辈……”
结巴的话语骤然停了。

(三)

24岁的沢田亲吻着16岁的云雀
26岁的云雀抱紧了14岁的沢田

我们不求永远
因为片刻也能相守

——end——
乱糟糟的
假设未来篇开始前夕纲吉被蓝波的火箭炮射中了,不是入江。

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个女孩子

短篇
ooc,毫无逻辑
博君一笑即可
无cp

失踪人口回归?
到现在还是不怎么会打tag……

——————


我,云雀恭弥,性别男
但从小到大,
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个女孩子。

(一)小时候的那些事儿

云雀麻麻一直热衷于换装游戏,在嫁人前与结婚后,暖暖一直是她的心头宝。

这种情况,在云雀出生后得到了改变。

二次元的萌妹子怎么比得上三次元粉嫩的小宝贝,云雀麻麻大笔一挥,将暖暖的所有衣服都定制出来,能改成童装的改,不能改的留着给长大后的云雀穿。

麻麻就是这样沉迷换装游戏。

咦,你说粑粑嘞?

自觉奉上信用卡的老黄牛在贴满妻女照片的办公室里认真工作呢。

可好景不长,在云雀被各种衣服包裹的第四年,云雀麻麻和粑粑领便当了。

在云雀粑粑去谈业务,麻麻去找服装设计师的时候,他们遇上了小概率的飞机事故,留在家中的云雀逃过一劫。也因此,云雀的未来从麻麻规划好的软萌美少女到了称霸並盛的女王殿下。

当然,这只是外人看来。

走出父母双亡的悲伤的云雀换上了男装,长长的头发也剪短了,家里一堆的女装也压在了箱底。无论他怎么努力,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个女扮男装的妹子。

妹子你个腿腿哟,你家妹子裙底下有异物吗!

果然是草食动物才会这样搞不清别人的性别。

不管怎么说,被麻麻女装攻击了四年的情况下通过比较自己与麻麻的不同得出自己是个男生还没有患上女装癖的云雀子,十分聪明呢。

(二)谈谈我家那个性别认知障碍的云守

沢田纲吉自然是知道大名鼎鼎的云雀恭弥的,但他不知道云雀学姐对自己的性别认知混乱到这种程度。

平时穿男装也就算了,一本正经地说自己是男生是什么情况啊喂!就算是平胸也不用那么黑自己吧!

睿智的Reborn很快定下了帮助云雀纠正性别认知大作战,他们偷偷地潜入了云雀的家里,大大的房间空无一人,安静地仿佛随时会出现鬼魂。

一只手悄然搭上了纲吉的肩膀。

“鬼——鬼啊!”

他大叫间,那只“鬼”麻利地把他放到在地。

“哇哦,入室偷窃?”云雀学姐一只脚踩在纲吉的腹部,白色的袜子隐约勾勒出圆润的脚趾。

“阿纲?”山本拿着一件漂亮的女装走了出来,Reborn坐在他的肩上,“云雀啊,你好。”

云雀的脸沉下来,刚回来的狱寺见着被云雀踩着的十代目,不出意料地炸了毛。

简而言之,之后的场面非常混乱。

为了赔罪,Reborn奉上了一张温泉招待券。

然后彭格列修学之旅就开始了。

果然Reborn干什么都是有预谋的吧!鼻青脸肿的小纲吉哭唧唧倒在角落里。

修学之旅从开始就不轻松,好不容易爬到山顶,准备好东西进入男汤时,听到了水声。

纲吉只以为有人先下水了,没怎么在意。

“云……云雀前辈!”

雾气蒸腾着,云雀安静地依靠在水池旁,整个身子没入水中,仍能看见洁白的肩膀。

女,女孩子的身体!

纲吉脸上火燎地一片,见云雀因温度而微微发红的脸庞,半睁着的眼瞟了一下他,抬手在水面上拍了下,云豆从上空掠过水面,停在云雀头上。

没……没穿浴衣……

他下意识捂住鼻子跑了出去,木盆掉落在地上发出“嘭”地响声。

温暖湿润的液体粘在手上,纲吉意识恍惚地靠在衣柜上。

“十代目,Reborn先生说男汤被云雀占了,我们去混浴。”

“十代目,十代目!”

“你没事吧,十代目!”

“可恶,云雀那家伙干了些什么!”

朦胧地意识对云雀二字起了反应,水中若隐若现的肌肤再次浮在眼前。

沢田纲吉,卒。

(三)长着这么一张脸怪我喽?

迪诺觉得小师弟对他有什么误解,特别是当了恭弥的家庭教师之后。

他有张花花公子的脸,但不代表他有花花公子的心呐。

对自己的徒弟下手什么的,纲吉真是想太多了。

而且平胸傲娇女王什么的,并不是他的菜啦。

这么暗搓搓地想着,迪诺一下子推开天台的门,“哟,恭弥!”他大大咧咧地走进来,就见那个总在天台上躺着吹风,让他总担心以后得风湿骨的少女这次靠在天台的围墙上,托着腮往下看,眉目平和的不似往日那般极具攻击性。

楼下有什么吗?

迪诺凑到云雀身旁,自来熟地搭着云雀肩,同他一样往下瞧去。

下方是熙攘的学生,幸许是没发觉云雀在看他们,个个欢腾着。

她是十分喜欢自己的学校的吧。

迪诺乱七八糟地思索着,手上传来阵痛。云雀抓住他的手,侧着身体,对准迪诺的腹部就是一脚。迪诺身往后仰,却因手臂受限,再者体重加成,其次废柴boss体质爆发,带着云雀一同摔到了地上。

“嘶……”迪诺前后受击,倒吸一口凉气。云雀趴在他的胸口,眯了眯眼。

重新站起来,迪诺感觉背后一凉,环视一周,却见草壁满是怨念的脸。

好像有哪里不一样?

迪诺半晌没发觉草壁君的行为与往日是否有异常,毕竟每次训练时草壁都是这幅生无可恋的脸色,最后还是罗马里欧出马解决了少年郎的心事。

只是此次乃至整个训练结束后,迪诺明显感觉到自己不受风纪委员的欢迎。

就像老父亲担心自家的小女儿被外乡人勾走一般。

外乡人·迪诺:……


(四)众人皆醉,唯我独醒

26岁的云雀还是个美丽漂亮的单身贵族,对于性别这点他已经不想去纠正了。

草食动物们点着头说知道了但眼里的同情和无奈与日俱增。

云雀仿佛都能看到沢田心里一连串的刷屏

“怎么办我的云守又犯病了”

“拿什么救你,我的云守”

“麻麻为什么这个人病了还如此的理直气壮”

“性别障碍是病,快点去吃药”

可周围的人半纵容半被云雀气场所撼,少有人会真的去“纠正”。

唯一知道自己性别的云雀恭弥笑而不语。

其实这样看小动物纠结、无奈又纵容的表现还蛮有趣的。

———end———

莫名其妙的文字版的分享被禁了,试试贴图的。

弗兰是只呱

睡前抱着儿子(旅行青蛙玩偶)突然想到以前的脑洞。
本来以为可以很快的……结果一下子熬夜了……
请假回家调整状态结果熬夜什么的…
怕是要被老师批评……
晚安,希望自己醒来精神可以好一些。

cp:弗兰与云雀,攻受不定
这里是一只名为弗兰的呱的视角,
弗兰是只脑回路清奇的呱。
无逻辑的短篇,人称什么的……已死

         ——————
弗兰是只呱。

弗兰是只与众不同的呱。

在其他同伴还在辛辛苦苦探索日本时,他已经打开了意大利副本。

怎么说呢,这都得归功于他住宿的那户人家,那家地大水好,那户人家看他要三叶草去旅游,特意给他留了一大块地方,虽然从来不会帮他收三叶草就是了。

不过自己也只是暂住,不像其他同伴一样认主。

这么想想自己真的是一只可以来趟说走就走的旅行的呱呢,还有点小得意。

意大利的旅行是他向主人家提起的,让他下次去意大利时顺便带上他,日本的风景在好,也耐不住天天看。什么时候回来吗,哼哼(得意),自然是等逛腻了。

主人家耐心地听完了他的请求,那只肥肥的鸟——云豆——飞过来,好奇地一下一下啄着他的帽子和包。

包被拉扯掉了。护……护身符也!弗兰死鱼眼地看着包和云豆,那只傻鸟用豆豆眼和他对视,不太明白现在的情况。

主人家轻笑一声,重新替他收拾了行李,准备了新的包和护身符,那个大红色的风纪袖套怎么看怎么喜庆,还不错。

咦,你说他们物种不同怎么交流。

弗兰表示在日本那么多年还不会日语吗?你真是太小瞧一只旅行多年的呱了。

而且肢体语言是一种非常通用的语言呢。

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弗兰这只呱表示整个呱生都不好了。

他只不过是听到有比较大的声响,偷偷摸摸过来看看,就被发现了。

而发现他的人,也叫弗兰。

“你好啊,青蛙先生,过来玩吗。me是弗兰,请多指教。”

莫非是……

他暗恋我?!

嘿,他还带着青蛙头套!

多么明显的证据,不是暗恋,就是崇拜了。
 
哥的名声,那么快就传到人类世界了?

毕竟也是第一个跨区域的呱吗,

我要不要给他签个名呢。

两对死鱼眼对视,弗兰呱看着弗兰愣愣发呆。

“嘶,前辈,好疼啊。”弗兰突然出声了,小刀“嗖”地一下插到他的帽子上。“xixixixi,王子在教导开小差的后辈。”那个金发的自称王子的家伙嘻嘻笑着靠近。

一股……嗯,没吃药的感觉。好感度down
 
“me在看青蛙。” 弗兰没有去管帽上的刀,用手指戳了戳弗兰呱的小背包,主人家给他的包是牛皮做的,可实用了,“me能看看吗?”

看在你那么有礼貌咨询还崇拜我的份上,答应你了。

弗兰呱矜持地点头答应了。

“护照,三明治,小饼干……”弗兰翻动了下包,大致看了看,小刀王子也就俯下身瞅了几眼,抽出了护照。

护照是弗兰对照着主人家他的护照画的。人类都有名有姓,而他只有个名,就把主人家的姓画了上去。

反正借住那么久了,冠个名也没什么。

“xixixixi,云雀弗兰,”小刀王子盯了很久终于认出了他的名字,笑意更盛,将护照丢回包里。真是的,我画得有那么不像样吗?!在心里暗暗记小本本的弗兰呱表面毫无波澜。
 
“啊……前辈还是没有好好放东西的习惯。”弗兰却是很乖地把东西都收拾好了,嗯嗯,遇见即缘,就送他个礼物吧。

弗兰呱掏出护身符,塞到弗兰手里,背着包开始下一趟征途。

“Vol!找到你们了,任务呢!”大嗓门响起,震得弗兰呱抖了抖。

“云雀那小子来过了!”声音更大了,默默用帽子遮住耳朵的弗兰呱死鱼眼,看起来是主人家认识的人啊。

“xixixixi,云雀养了弗兰。”小刀混蛋的声音响起,接着,那个大嗓门声音更大了,“云雀包养了弗兰,什么时候的事!”

远离了弗兰一行人,算算时间他也在这意大利呆了三年了,当然,除了意大利,他还有去其他地方。不过后来世界局势太乱,他也不敢到处跑,到了山间蜗居了。

现在也该回家了。

弗兰从未如此想念过在日本并盛的那段日子,守着一片池塘,一片三叶草的安稳日子。

没有主人家的帮助,他只能偷偷地潜入了飞机,忍受了让呱头昏脑涨地不适之后,他正安稳地躺在自己的小窝里,听到了有人不加以掩饰地脚步声。

“嗨嗨,鸟王先生在吗?”

听到弗兰的声音,弗兰呱来了精神,蹦哒地跳到屋内,窝在墙边。

主人家喜静,不只是因着名不喜还是被人打扰而不喜,轻蹙着眉。

“me来求包养。”弗兰倒是淡定。

“哇哦,”主人家一挑眉,“原因。”

“堕王子和小豆丁前辈亲亲我我,师匠和师姐黏在一起,me只能找你了。”弗兰眨巴眨巴眼睛。

“哼,”主人家轻笑一声,“有用吗?”凭着弗兰呱对主人家的熟悉,他可以肯定主人家享受这场对话。

“me不会卖萌不负责暖床,身不娇体不软不易推倒,”弗兰还是他那种平淡地语气,“但是me可以陪陪云雀弗兰。”
 

——叮咚,您的青蛙已到货,请问您是否签收?

——当然是收下他了。

       ——end——

突然发觉自己想写的好多……
从高二累计到现在……
按照我懒癌的程度还有文废,手残的程度……
有点凉凉
找个地吐槽一下。

不可战胜的情敌(上)


文不对题,全员药丸

排版不知道除了什么问题,明明在便签上不是这样的。

——————

恭弥我的嫁

7:00

金枪鱼不是兔子:啊啊啊啊啊!!!

STK狂魔:一大早鬼嚎什么。

STK狂魔:我优美动人的名片呢?!!!

哈哈达人:哈哈,早上好啊,阿纲。

哈哈达人:我的也被改了呢,楼上上是骸吗?

十代目的左右手:冒泡

十代目的左右手:十代目果然是认可我的!

恭弥在我身下:嚯呀嚯呀
  

恭喜恭弥在我身下获得群主授予的STK狂魔头衔

哈哈达人:哈哈,恭喜啊。

哈哈达人:阿纲还没有挑好生日礼物吗?

金枪鱼不是兔子:校庆事太多了。

金枪鱼不是兔子:想不到送什么……

金枪鱼不是兔子:委屈( 。ớ ₃ờ)ھ

【STK狂魔】恭弥在我身下:把头衔去掉!

【STK狂魔】恭弥在我身下:你就算送自己恭弥也收不到的,kufufufu

金枪鱼不是兔子:Σ(ŎдŎ|圌||)ノノ

哈哈达人:刚刚好像看到骸君了,哈哈。

十代目的左右手:你居然想把十代目扔到垃圌圾桶里去!

金枪鱼不是兔子:骸你把那些礼物都扔了?!

【活跃】恭弥在我身下:嚯呀嚯呀,居然被你看到了。

十代目的左右手:云雀也看见了。

【活跃】恭弥在我身下:骗谁呢(゚⊿゚)

【活跃】恭弥在我身下:他在检圌查校庆的准备情况呢,怎么可能看到我。

十代目的左右手:蠢牛把鲤鱼旗塞到云雀手上的时候摔了一跤,正好朝着你的方向。

金枪鱼不是兔子:这世界真小。

苹果帽下不是凤梨头:暴躁忠犬君这次没有喊麻雀桑风纪混圌蛋啊。

十代目的左右手:哼

十代目的左右手:要你管!

金枪鱼不是兔子:……麻雀桑?

哈哈达人:现在狱寺看到云雀就会脸红呢,刚刚发生了什么吧,哈哈。
 
苹果帽下不是凤梨头:啊,这是爱称。

苹果帽下不是凤梨头:像变异凤梨精私底下叫麻雀桑都是“我的小麻雀”,堕王子称麻雀桑为“王牌先生”一样。
 
金枪鱼不是兔子:哦哦

金枪鱼不是兔子:阿武和隼人都已经到学校了?!

金枪鱼不是兔子:变异凤梨精?

恋圌童癖:噗哈哈哈哈

哈哈达人:是啊,现在在收拾呢,等着你那一部分了。

恋圌童癖:骸那家伙还有这称呼!

金枪鱼不是兔子:这样弗兰你不会被教训吗?

恋圌童癖:o((⊙﹏⊙))o

恋圌童癖:我想先谈谈我的名片,阿纲

苹果帽下不是凤梨头:师匠和麻雀桑相爱相杀去了,手圌机在我这,删掉记录就好了。

金枪鱼不是兔子:诶嘿,师圌兄……

跳马:【友情的小船说翻就翻.jpg】

金枪鱼不是兔子:(。í _ ì。)抱歉

猴子山大王:哼,渣滓。

猴子山大王:……

小刀嘻嘻笑:xixixixi

王子:王子要惩罚乱来的庶圌民,xixixixi

傲娇:你们干了些什么!

傲娇:混圌蛋boss又烧了一张桌子!

王子:他们改了BOSS的名片

傲娇:那个猴子山大王?云雀小子喊的时候他不是挺喜欢的吗!

跳马:因人而异

王子:xixixixi,作战队长的手圌机被烧了,xixixixi
 
金枪鱼不是兔子:到最后都没有发现名片被改……

金枪鱼不是兔子: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王子:boss和队长决定晚上吃金枪鱼和兔子,xixixixi。

彭格列交际圈

9:30

金枪鱼不是兔子:大家好,现在为你们播报的是並盛中学校庆现场。来,摄影师,将屏幕转向我们的主角云雀恭弥。

金枪鱼不是兔子:众所周知,5.5是日本的男孩节,也是並盛中学的校庆日和云雀的生日。早在今天凌晨,风和Reborn已经将第一批生日礼物送到了云雀宅,云雀宅非常空旷和干净,Reborn他们的礼物被放置在客厅里。

金枪鱼不是兔子:随后是一群提前到达学校准备校庆的女生,她们送的礼物堆积在接待室。但非常遗憾,已经被六道骸用幻术烧没了。为此,云雀与骸打了架。但具体原因是已经被云雀视为所有物的生日礼物还是见到骸单纯地想舒展舒展筋骨,我们不得而知。

金枪鱼不是兔子:而据线人爆料,在骸烧礼物的同时,狱寺隼人已经将他准备礼物亲手送到了云雀面前,云雀对礼物非常满意,其客套的一句“谢谢”和微笑成功使狱寺红了脸。效果持续到现在。不得不说,这个buff的时效真长。

金枪鱼不是兔子:山本武并没有送礼物,而且连一句生日快乐都没有说,一反他讨论礼物时兴致勃勃地状态。

云雀:他在凌晨给云雀通圌过电圌话唱了首歌。

金枪鱼不是兔子:好的,感谢上面的友人为我们解决了这个疑惑。

极限地加入拳击社吧!:你终究地考上了记者?

‌蓝宝大人驾到:Gio没考上,但是他迷上了游戏解说,励志当一个与众不同的解说员。

‌卖凤梨的小女孩:震圌惊!昔日黑圌手党教父居然沉迷游戏,这到底是人心的泯圌灭还是道圌德的丧失?

‌棒球booming:是童心复发吧。

金枪鱼不是兔子: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在场的有瓦利亚众人,跳马迪诺,彭格列十代家族和黑曜一行。沢田纲吉护着自己的摊位,狱寺隼人和山本武手上拿着武圌器跃跃欲试,瓦利亚的列维虎视眈眈地盯着沢田看,云雀手上抱着一只小黑猫,头上歪歪斜斜地戴上了一个与贝尔同款的王冠,与Xanxus对视,成功给云雀戴上王冠的贝尔被斯库瓦罗拎起来大声教育着,迪诺在他的身后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目测都是云雀的生日礼物。黑曜一行六道骸并不在,其它几位在一旁吃着零食围观,时不时私圌语几句。远处入江正一与斯帕纳合力研究的维持风纪专用莫斯卡正在疏散人群。

‌蓝宝大人驾到:G大概在苦逼地配合着当摄影师吧。

‌卖凤梨的小女孩:那家伙应该乐在其中。
 
‌云雀:嗯。

‌金枪鱼不是兔子:几位聊的很有圌意思?^_^

‌卖凤梨的小女孩:没,大佬,您继续。

‌金枪鱼不是兔子:人性的泯圌灭,道圌德的丧失?嗯哼?

‌卖凤梨的小女孩:是我,都是我。

‌蓝宝大人驾到:骨气呢?

‌卖凤梨的小女孩:什么都比不上在亲爱的面前的形象重要。

‌云雀:你一直没有那种东西。

‌棒球booming:刚刚丢得更多了。

‌蓝宝大人驾到:在小辈面前的脸也没了。
 
‌卖凤梨的小女孩:我爱撤回,撤回爱我。
 
‌金枪鱼不是兔子:撤回是谁?戴蒙你居然当众给阿诺德戴绿帽!

‌云雀:这个冷笑话很好玩?

‌金枪鱼不是兔子:不,不好玩。

‌极限地加入拳击社吧!:终究地开始撤回!

‌金枪鱼不是兔子:我的直播不能撤。

‌云雀:批准保留。

‌金枪鱼不是兔子:除直播有关的都删除,预备。

‌金枪鱼不是兔子:三

‌金枪鱼不是兔子:二

卖凤梨的小女孩撤回一条信息

棒球booming撤回一条信息

蓝宝大人驾到撤回一条信息

卖凤梨的小女孩撤回一条信息

极限地加入拳击社吧!撤回一条信息

云雀撤回一条信息

蓝宝大人驾到撤回一条信息

卖凤梨的小女孩撤回一条信息

棒球booming撤回一条信息

卖凤梨的小女孩撤回一条信息

云雀撤回一条信息

卖凤梨的小女孩撤回一条信息

云雀撤回一条信息

极限地加入拳击社吧!撤回一条信息

蓝宝大人驾到撤回一条信息

云雀撤回一条信息

卖凤梨的小女孩撤回一条信息

蓝宝大人驾到撤回一条信息

金枪鱼不是兔子撤回一条信息

金枪鱼不是兔子撤回一条信息

金枪鱼不是兔子撤回一条信息

金枪鱼不是兔子撤回一条信息

金枪鱼不是兔子撤回一条信息

金枪鱼不是兔子撤回一条信息

金枪鱼不是兔子撤回一条信息

金枪鱼不是兔子撤回一条信息

金枪鱼不是兔子:你们居然不等我喊完!

云雀:麻烦

卖凤梨的小女孩:没看到

蓝宝大人驾到:你喊的太慢了,时限要过了。

棒球booming:等下次吧,Gio,我们会配合的。

苹果帽下不是凤梨头:me不是很懂你们为什么要撤回。

苹果帽下不是凤梨头:me们都看到了。

云雀:交给你了

金枪鱼不是兔子与苹果帽下不是凤梨头的私圌聊

9:38

金枪鱼不是兔子:这群里许多是其他家族与非守护者的管理人员,我们用的是十代的账号,平日的打闹会让他们误以为十代有精神分圌裂。

苹果帽下不是凤梨头:you可以直接创个群。

金枪鱼不是兔子:那样不好玩。看他们慌乱的撤回顺便比比速度多有趣。

苹果帽下不是凤梨头:……

——————
emmm……虽然是生庆文

但是由于时间原因不仅迟发只还能打到这里分两部分……

其余的只能高圌考圌后了……

晚上和网友聊聊了浙江新高圌考,新圌疆那边也开始了,作为前辈给他们刚开始的这一届点个蜡。每一次改圌革的第一届都是最乱的一代。还好我是第二届?

明天早上就要返校,剩下的是没时间打了,非常抱歉。

还有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肯忍受没什么笑点的文章看到这里。

小心心送给你们。

晚安

ABANDON·遗弃

ooc有,超短

       ——————

       “怎的,又去码头?”

        在门外顾问的办公室内,雾守正没正形地躺在单人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玩把着手上的扑克,余光瞥见阿诺德起身的动作,亲吻了一下手中的joker,盖在自己眼上。

         他本厌恶贵族那一套礼节,却又在外长期保持着彬彬有礼的模样,即便是手染鲜血,也仅会让不熟悉他的人觉得是无意间触碰到的。

        就像现在,这种让蓝宝做起来毫无形象可言的动作,硬是被斯佩多扯出几分慵懒。

        “你当明白的,阿诺德。”

        斯佩多闭着眼,恶意且邪气地笑着,

        他把你和过往全都丢在意大利了,就像艾琳娜留下了我。

         而不同的是,我是被祝福着的。

         听见阿诺德关门的声音,斯佩多掏出怀表,女子的笑容同她的金发一样灿烂温暖。

         你在注视着我啊,艾琳娜。

         你在祝福着我啊,艾琳娜。

         斯佩多将怀表贴近胸口,低沉地,愉悦地笑出来声。

          ———end———

本来是想弄《不渡江海》的后续

但写着写着太多了,而且把握不好……

截取了开头一段,当个小小短篇看也不错?

生日礼物大讨论

5.5生庆的前篇,

算是纲吉的求助吧,所以把纲吉的单人tag也打了。

由于手速和话题等原因,所以人物的对话可能会看起来乱乱的……

下周连读,5.5赶不回来了QAQ。

【躺尸ing】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不
比起学习我更希望给雀雀过个生日,即便三十多天就高考了。
——————
                            生日礼物大作战讨论组

4.30  20:30

金枪鱼不是兔子:米娜桑都选好生日礼物了吗?

棒球Booming:哈哈哈,好了啊。

棒球Booming:阿纲你不会还没定下来吧?

金枪鱼不是兔子:QUQ

金枪鱼不是兔子:你们都送什么啊,感觉学长什么都不缺啊。

十代目的左右手:他要是不喜欢十代目的礼物我就去炸了他!

恭弥在我身下:哟,口气挺大。

金枪鱼不是兔子:诶诶诶,还是不要吧。炸了还要自己赔钱【心疼地捂住钱包】

金枪鱼不是兔子:狱寺你准备了吗?
 
十代目的左右手:又不是没炸过。
 
十代目的左右手:我才不会给那个风纪混圌蛋买礼物呢!
 
恭弥在我身下:kufufufu,比起你彭格列还是更在意他的钱包呢。

今天的小椿活力满满:阿纲先生是要为云雀先生准备礼物吗?
 
这就是爱啊:呵,那你那些给刺猬的玩具我扔了。

今天的小椿活力满满:送只宠物吧。

棒球Booming:诶嘿,那些狱寺挑了好久,还是放着吧。

十代目的左右手:老姐!肩胛骨!

十代目的左右手:闭嘴,凤梨头。没有人可以挑拨我和十代目的关系。

十代目的左右手:我永远会是十代目最忠诚的左右手。

金枪鱼不是兔子:狱寺……你……

金枪鱼不是兔子:居然背着我偷偷买了礼物【抽泣】

十代目的左右手:十代目,不要听他们瞎讲!

十代目的左右手:只是给瓜买东西的时候顺便拿的。

金枪鱼不是兔子:你还记得我们曾经的誓言吗?

金枪鱼不是兔子:现在的你,变了,居然要和我抢男人了。
 
跳马:戏精是病,要不得。

这就是爱啊:【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王子:嘻嘻嘻嘻嘻

十代目的左右手:不,十代目你误会了!我对云雀那个男人一点都不喜欢。

恭弥在我身下:一点都不喜欢,kufufufu

棒球Booming:因为是爱啊,哈哈。

十代目的左右手:楼上两个,炸裂吧!(乂`д´)

十代目的左右手:十代目……

金枪鱼不是兔子:我没事,只是……

恭弥在我身下:只是他还没挑好礼物,想要找你发泄而已。

十代目的左右手:没关系的十代目!

十代目的左右手:我可以陪你一起想办法的!有什么情绪可以随意找我发泄!

金枪鱼不是兔子:不,我只是想找个人皮一下而已。

十代目的左右手:这是十代目信任我的证明啊。

金枪鱼不是兔子:@今天的小椿活气满满,学长已经有两个宠物了,再养个不会太多吗?

傲鲛:不就是云雀那小子生日吗!

傲鲛:一个个成什么样子,垃圌圾!

金钱至上:嗯,要破费。

今天的小椿活气满满:没关系啊!

棒球Booming:斯库瓦罗的怨气很重啊。

今天的小椿活气满满:小椿有看见云雀先生喂猫咪哟。
 
傲鲛:那个混圌蛋boss要罗曼尼·康帝特级园红葡萄酒!

+1:……

棉花糖达人:小纲吉是想和我送一样的礼物吗?

棒球Booming:听起来好厉害哇。

极限地加入拳击社吧:送拳击手套啊!

金枪鱼不是兔子:啊啊……这样吗

王子:xixixixi,世界第一的红酒。

王子:现在队长还没时间挑他要送的礼物【选好礼物的得意洋洋】。

极限地加入拳击社吧:是男儿就要极限地参加拳击社啊!

这一周的糕点吃过了呢:哥哥每年送的都是手套……

棉花糖达人:是的呢~这可是我给小恭弥爱的礼物呢~

+1:白兰大人找了很久

棉花糖达人:和小恭弥一样性格的野猫王哟~

金枪鱼不是兔子:于是大胆地抱住斯库瓦罗一起哭唧唧?

棉花糖达人:小纲吉送猫咪的话,会被欺负很惨吧。

傲鲛:滚,老圌子才不会哭唧唧!

金枪鱼不是兔子:emmm……

金枪鱼不是兔子:师兄你送什么啊?@跳马

跳马:诶,我吗?

金枪鱼不是兔子:不方便说吗?

跳马:没有啊。上次和恭弥去泡温泉,他挺喜欢的。

金枪鱼不是兔子:所以这次还带他去?

傲鲛:那个垃圌圾直接把那个山头买下来了!

金枪鱼不是兔子:Σ(゚∀゚ノ)ノ

棒球Booming:好有钱啊,哈哈。

跳马:小 case

金枪鱼不是兔子:不是很懂你们有钱人。

世界第一的家庭教师:呵

中华包子铺:有点意思

跳马:我我我,我先去工作了。

世界第一的家庭教师:蠢纲,连这点事儿都办不好。

金枪鱼不是兔子:我这么废柴还真是辛苦你了。

世界第一的家庭教师:你知道就好

世界第一的家庭教师:我都忘了你还没有送人生日礼物的经历,尤其是喜欢的人。

金枪鱼不是兔子:你除了戳我伤疤你还会什么!能不能还好聊天了!

世界第一的家庭教师:胆子很大吗?

棒球Booming:哈哈,我也是第一次呢,好巧。

金枪鱼不是兔子撤回一条消息

金枪鱼不是兔子:不,我什么都没干。
 
恭弥在我身下:已截图。

金枪鱼不是兔子:两者性质不一样啊,山本。

金枪鱼不是兔子:你现在的马甲我也已经截图了。

世界第一的家庭教师:算你识相。

恭弥在我身下:别!大佬,有话好好说。

金枪鱼不是兔子:嗯哼?

恭弥在我身下:我已经删好了!

金枪鱼不是兔子:其实我没截图。

棉花糖达人:噗哩

王子:xixixixi

占卜星:大家都好有意思。

金枪鱼不是兔子:尤尼啊。

恭弥在我身下:我把照片找回来了【冷漠脸】

金枪鱼不是兔子:你有什么好的意见吗?【渴求的眼神】

金枪鱼不是兔子:要不咱们谈和?

金枪鱼不是兔子:反正我可以随时截你的图

恭弥在我身下:……

恭弥在我身下:好。

占卜星:我不太清楚云雀先生喜欢什么。

占卜星:所以和库洛姆她们说好一起给云雀先生做生日蛋糕和其他的菜。

金枪鱼不是兔子:好吧……谢谢

占卜星:不客气

占卜星:风叔叔和Reborn叔叔一起买了套小叶紫颤木的茶具和家具。

占卜星:可能对你有帮助。

恭弥在我身下:嚯呀嚯呀,真是万恶的有钱人。

卖凤梨的小女孩:你就羡慕去吧,凤梨小子。

金枪鱼不是兔子:???小叶紫檀是什么?

中华包子铺:比较名贵的木材而已。

卖凤梨的小女孩:一寸紫檀一寸金。

恭弥在我身下:而且依着Arcobaleno的性子,不可能送那些假货。

中华包子铺:嗯,老物件。

中华包子铺:反正以后也是要给恭弥的。

恭弥在我身下:???

卖凤梨的小女孩:nufufufu,很有信心吗。

中华包子铺:【笑而不语】

金枪鱼不是兔子:((유∀유| | |))

金枪鱼不是兔子:都都是……钱……【发出贫穷的叫声】
 
卖凤梨的小女孩:这么说东西都你出的喽

中华包子铺:不。

中华包子铺:茶具是Reborn捡漏捡到的。

金钱至上:嗯,一开始还以为他被打眼了。

探索科学:你们就为这一点小事让我做鉴定?

中华包子铺:你那不用钱就可以测年份吗。

史卡鲁大人:那我送东西消耗的那些物资呢!
 
世界第一的家庭教师:嗯?
 
史卡鲁大人:唔……

跑腿的撤回一条信息

跑腿的撤回一条信息

可洛:你改他名片了?

世界第一的家庭教师:顺眼。

金枪鱼不是兔子:就我一个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吗?!

金枪鱼不是兔子:其他人呢?

卖凤梨的小女孩:10点了,都睡了吧。

卖凤梨的小女孩:我可是等库洛姆睡了才和阿诺德上来玩的。

中华包子铺:古玩圈里低圌价买进真品是“捡漏”,高价买进赝品是“打眼”

世界第一的家庭教师:你要学得还多着呢,蠢纲。

世界第一的家庭教师:现在去睡觉,明天早上五点训练。

金枪鱼不是兔子:可是礼物……

中华包子铺:也不急这一点时间。

中华包子铺:慢慢来。

金枪鱼不是兔子:嗯……

——————
                     恭弥在我身下与中华包子铺的私聊

恭弥在我身下:反正以后也是要给恭弥的

恭弥在我身下:你是他亲戚?

中华包子铺:你猜。

中华包子铺:^_^

———TED———

天野娘的隐藏设定本中说风是恭弥大伯来着。

↑虽然这点是从别人那知道的

后续《不可战胜的“情敌”》只能下一次放假的时候码了。

明天返校
日本的晚上,意大利还是下午,所以迪诺先生请好好地工作,然后不要大意地在5.5翘班吧。